不过

2017-03-08 09:02

昨日上午,即将和失散20年的父母见面之前,这个年轻人嘴唇不停地哆嗦,“见到父母之后想问,这么多年你们过得好不好?也很想回家看看。”关于今后的生活,“还没有想好,很多事情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昨日上午,在宝安公安分局一间会议室里,孙正华和彭莲会夫妇站在屋子里,眼睛紧紧盯着房门,在民警的陪同下,一个白色的身影慢慢踱进了房间,眼睛却不敢朝前看,无需其他人介绍,孙正华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,不顾在场的其他人,这个略显木讷的中年男人放声痛哭,而母亲则在一旁默默垂泪。

在外打工期间,小川偶尔会往家里打电话,“养父也会问过得怎么样,什么时候回家”,但通话也仅此而已。这些年里,小川很少回家,最长的时候有3年时间没有回家,今年春节倒是回家了,但是中间吵架,后来又提前走了。

“放学的路上被人拐走了,有一个年轻男人给我糖吃,随后就把我带走了,在一个旅馆住了几天,然后换了衣服,坐火车被带到了揭阳的养父母家里。”24岁的小川平静地说着这一切。

第二天,孙正华从乡里其他大队的乡亲处得知,当天放学的时候,小秋平被一个男的手牵手给拉走了,上了一辆客车,然后就这样被人拐骗走了。

14岁那年,小川辍学了,随后他跟随着亲戚前往广州打工,从2009年开始,他开始在深圳打工,一开始是在超市打工,后来在娱乐场所做服务员,至今仍在深圳生活。

2015年9月24日晚7点半,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劳作,孙正华和彭莲会夫妇走在回家的路上,此时他们接到了可能是这辈子最令他们开心的一个电话:当地派出所通知他们,孩子找到了。10月8日,夫妇俩先乘大巴到达云南,然后转乘火车前往深圳。

孙正华家在村子里,坝光小学在乡里,但是距离并不算远,大概也就一公里路,尽管小秋平只有4岁,但是夫妻俩放心地让孩子一个人上学,早上一个人离家上学,下午一个人放学回家。

儿子被拐走之后,孙正华夫妇又先后生育了两个男孩,如今大的18岁,上高二,小的14岁,刚上初一。

还在养父母家里的时候,年幼的小川还无法主宰自己的生活。在深圳打工期间,他逐渐从少年成长为了一个小伙子,“以前虽然知道自己是被拐的,但是很多事情自己没有能力去做。”

这个小家庭的幸福日子持续了3年多,1995年9月,小秋平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,孙正华把儿子送到了坝光小学读学前班。对于读书不多的夫妻俩来说,小秋平好好读书的话,将来或许可以告别种田的生活。

据小川介绍,在养父母家里,一旦做错了事就被打,“有用木头、电线打,还会反着手吊起来打”,几乎每家每户都知道养父母是如何对待自己的,他们对自己和对姐姐就不一样。

从1995年到现在的20年里,除了其中两年之外,孙正华就在这样的外出找寻中度过,“每年的4月份出去打工找人,一般年底回家,几乎每年都会在外面呆上八九个月。”20年里,他的足迹延伸到了甘肃、陕西、内蒙古、黑龙江、河北、河南等地。

每到一个地方,孙正华先去当地的福利院,然后到公安局,由于没有儿子的照片,孙正华只能把儿子被拐骗时的情景讲一遍,他碰到的答复总是相似的,“一般都说没有照片没法确认。”

在朋友的鼓励下,小川来到了深圳宝安公安分局采集dna和血样,希望找回亲生父母,随后他被告知配上了,“当时的心情很激动,很想哭。”

刚到养父母家里的时候,他完全听不懂当地的方言。在这个新家里,他的出生日期变成了1993年11月6日,家里还有一个大他3岁的姐姐。据小川介绍,他和家人关系不怎么好,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,对他们不怎么好,他们对自己也不怎么好,小时候过了几次生日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,“周围的邻居都知道这个事,养父母从来没有提过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,可能也不清楚我知道这一事实。”

对于这个生活接近于贫困的家庭,去找回小秋平犹如大海捞针,儿子长到上学前班,这个家庭甚至没有留下过一张有关孩子的相片。不过,当时25岁的孙正华就这样踏上了找寻儿子的旅程,妻子在家照料小秋平的爷爷、外公、外婆3个老人。

最后一次见到小秋平的日期,孙正华夫妻俩已经记不清楚了,他们只记得,那应该是小秋平上学前班第三天的样子,本来下午3点半放学,但是等到了下午4点钟,还是没有等到孩子。

找寻儿子期间,孙正华靠在工地打工赚钱,主要是做木工,帮人建房子,晚上休息的时候就出去找,“一般在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多月,最多不超过两个月,找不到就到另一个城市,工地有时候能拿到钱走,有时候拿不到钱,也走了。”

即将见到苦寻20年的亲生儿子,45岁的孙正华只是重复着一句话:很高兴、很激动,希望儿子能和自己回家,不过他表示由儿子自己作决定。

20年里,小秋平的爷爷和外公先后过世,外婆今年也已经85岁了。尽管找寻儿子的过程中没有得到任何线索,但这个四川男人有着自己的坚持:“我只想找到他,看他是否还存在。”

对于找回亲生父母的事情,小川的养父母并不知情,不过小川明确表示,养父母也养了自己十多年,很多事情还需要沟通一下。

另一端,被拐走的孙伟此时已经被带到了广东揭阳,并被养父母取名小川(化名)。当时4岁的小川已经记不得很多事情了,亲生父母的面孔早已模糊,自己之前的名字也早已不记得,他只记得家里有河,有“瓜子花”。

后来,孙正华带上了一张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,儿子长大后可能和自己年轻时候的容貌比较接近,他希望这种方式有助于找回儿子。

小秋平出生时,孙正华只有21岁,妻子比他大两岁,夫妻俩都是农民,靠种些稻谷和玉米为生,尽管家里的收入不高,但夫妻俩挺满足。

宝安警方介绍,9月11日,小川向公安机关报警,称自己要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9月18日,采集了血样,9月23日,经过比对,确认了和1995年四川凉山一起案件中的父母配对。孙正华夫妇抵达深圳之后,再次采集了他们夫妻俩的dna,经过比对,10月12日晚上确认100%配对成功,也即孙正华夫妇就是小川的亲生父母。

24岁的小川没有太多表露自己的情感,母亲的四川话口音比较重,他表示如今只能听懂一点了,得知自己又有了两个弟弟,“一直想有个弟弟或者妹妹,还记得家里的爷爷。”

几分钟后,民警劝这一家三口坐下说话,父亲双手牢牢抓着儿子的右手,一边询问近况,“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更多是在回忆当年的情景,“还记得我的名字吗?还记得背的书包吗?还记得给我送饭吗?那么小的孩子。”边说边流泪。

在旁人的撺掇下,孩子转头分别叫了一声“爸”、“妈”。母亲还略显平静,父亲再一次崩溃,痛哭失声。

孙正华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人,1991年11月21日,他和妻子彭莲会迎来了一个小生命,他给儿子起名叫做孙伟,“因为儿子出生在秋天,希望他平平安安的。”孙正华又给儿子起了个小名“小秋平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