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平的

2016-11-20 09:46

至少,锐锐能让我热血澎湃,让我想为他放下一切名利追逐,甚至,我觉得依靠着锐锐,这辈子就很圆满。但是,我是一个有公认男友的人,是一个有公认的完美爱情的人,我要怎么推翻它?当我想推翻和之路的爱情时,我有点于心不忍。

之路是我的大学同学,我欣赏他的才华,喜欢他的外形,更喜欢他对我的慷慨。曾经,我们也是班上最为耀眼的一对,走到哪儿都能收到艳羡的目光。不过,时间能让人了解爱情,证明爱情,又能推翻爱情。直到遇到了锐锐,我才明白,爱情不是让外人羡慕,不是让自己舒适,而是让彼此身心100%契合。

我不想做那个残忍的刽子手,所以,分手,一直被无限期的延后,我想,我能留给之路最后的爱,就是让他有尊严的跟我分手,至少那样让我好过点。可是,我的冷淡却没等来之路的分手。从没正式提出分手的我,却已经和锐锐打得火热。锐锐经常来我的出租屋,我们会在这里,享受浪漫的两人世界。

错了就错了,时间已经让我在爱情里死了一回,现在,唯爱是图的我,只想好好活着,不再懦弱,宁愿无情的有情,也不要有情的无情,有时候,不忍伤害一个人,结果就是伤害了三个人。

后来,由于我的懦弱,我口是心非的说,锐锐是去我家洗澡而已。之路不信,去我家里看,发现了满地的套套。之路要找锐锐单挑,被我拦住了。后来,锐锐走了,至今没有回头过。锐锐无法原谅我在关键时刻,当了我们爱情的逃兵。直到现在,我和锐锐再也没有联系过。但是,我心里一直爱着他,深爱着。如果有机会,我会对他说声对不起。我不该脚踏两只船,更不该懦弱不懂选择。而我对之路的伤害,更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平的。

我一直是个感性主义者,唯爱是图。如果我爱谁,我会毫不犹豫地爱,不让青春留有遗憾。所以,我曾经多次劝我父母离婚,后来,他们倒是在我极力劝说下形成一条心不离。这也再次印证了叛逆的理论,反对可以让爱情更牢固。虽然不尽科学,但是不无道理。

不过,唯爱是图的我,情路倒是颇为轰烈,让花样年华的我,显得比同龄人沧桑,那种心的沧桑,只有经历的人才懂得。最近的这段三角恋,更是耗费了我太多心力,可是,拼命想抓住的东西,偏偏握不牢。

父母,赋予我美丽无暇的容貌,生活,赋予我多愁善感的个性,这一切,让我在这个多情的年纪,肆意地爱着,又任性地被爱着。对于我这样感情充沛的女子来说,爱与被爱,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能力。记得,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想过一个富有哲理性的问题,到底是无情的有情好,还是有情的无情好?当时不知道,如今在尴尬中找到了答案,只可惜,我付出了不忠诚的代价。

我急匆匆地想带之路离开那个地方,之路看我神色不对,觉得事有蹊跷,他问我怎么了?我只是说,家里太乱,想出去散散心。可是,之路非要把玫瑰花送我家里放好,我说拿着更拉风,就在我们争嚷的时候,锐锐穿着内裤从屋里走了出来。顿时,我们三个面面相觑,怔住了!

之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他几乎情绪失控,拼命地用手捶墙。锐锐,虽然知道我爱他,但是,这种短兵相接的对峙,让他也感到无比尴尬。最最纠结的人是我,明明很爱锐锐,却不忍心伤害之路。那一天24小时,似乎过了一年那么长。

锐锐有我家里的钥匙,他经常会给我带来惊喜。生日那天,锐锐先来了,我们愉快地庆祝着生日,接着,就浪漫的缠绵了起来。可是,万万没想到的是,最安全的地方竟然也被之路找到了。我生日那天,他从异地回来,找到了我的出租屋。给我带来了一大束玫瑰,还有很多我爱吃的零食。开门的时候,看到之路,我惊吓过度差点昏厥。尚有一点清醒的我知道,不能让之路进屋,屋子里可正裸睡着锐锐呢,一山不容二虎,如果他们打起来,没准会闹出什么人命。